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楚 > 美国新闻学习札记:封面上的战争

美国新闻学习札记:封面上的战争

 

 

08年,我转学到美国俄亥俄大学开始学习新闻,学校坐落在俄亥俄州一个叫雅典的小镇。Scripps新闻学院排名全美前十,而新闻专业又是OU最好的专业之一。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新闻学院的孩子们引以为傲的东西,那就错大了。

所有人真正骄傲的是一份叫“The Post”的报纸,这是一份独立的学生报纸,采编全部工作都由学生独立完成。在一份权威机构的排名中,排到全美第十二,当然这是后话。

“The Post”往外卖广告,因为报纸除了覆盖了校园,还同时覆盖了学校所在的镇,当然学校也是有拨款。这么一份学校拨款,新闻学院学生撑起来的报纸,你能想到的尺度和深度有多大?先留个悬念,请听我说一个故事。

Scripps有一个很受学生欢迎的教授,Bill Reader,教书尽职尽责,也完全为学生考虑,但多年评教授受阻,虽然从硬件上他是够格的。学生私下里流传的版本是,2009-2010之间,他因为离婚显得有些阴郁,所以学校的评定委员会认为他心理有问题,他每年的申请自然都通不过。Bill心有不甘,所以给委员会的每个成员发了一封信,希望他们可以不要有偏见,公正地进行评定,说话口吻比较严厉,但也可以理解。

然后事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逆转,有人把Bill告到了学校,称他威胁同事。学校给了他一个警告,评定终身教授的事情就更没戏。Bill满心委屈,向学校申诉,针对申请教授称谓被驳回的决定,还有学校对他的警告决定。校长Mc Davis亲自发了一个声明,驳回Bill的申诉。这个时候是“The Post”上场的时候了。

 

Scripps的孩子不能让Bil,一个好老师蒙受不白之冤,于是做了一个调查报道,并且把这个故事放到了封面上,有人暗地里在这个事情上作梗,矛头直指向了当时新闻学院的院长,Tom Hudson。

你猜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怎样?如果我说,院长主动请辞,是不是会有些意外?至少当我目睹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被震惊了:新闻学院的学生一篇报道可以让自己的院长下课,这是在我想象之外的事情。事实上Hudson是个挺不错的人,做过律师和法官,最后回来教书,却栽在了一群“熊孩子”的手里。

但好在,孩子们对事不对人,而Hudson也选择继续留在那个学校里,那个镇上。事情发生后不久的一天,我在街上看见他:他行色匆匆,手上捧着一个纸箱,里面装满了各种文件,从院长办公室搬到新办公室。

这就是我们都骄傲的报纸,不是因为作用和影响力,而是独立的新闻精神,而是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。

我在OU期间,新闻学院上了两次封面,美国新闻业很爱说句话,“Do the news, but don’t be the news”,一般来说,做新闻的人上了头条,准没好事,所以第二次留着下回再说。

One word from Editor-in-Chief, Pat Holmes: Journalists are responsible for protecting democracy, in a way. If we weren't calling public officials out for misuse of public money or something like that, who would? I think it'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things a person can do.

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是学生,从跨进Scripps的大门,他们就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记者,并且已经准备好为新闻自由奋斗终生。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说法太夸张,那么也许你可以亲自去感受一下,你一定会知道他们的新闻理想和对职业的爱有多强烈。



推荐 23